【在国外的我】

               在国外的我


  为了挥别过去的日子,我来到了美国纽约。之所以会选择这个城市,是因为
我觉得它是一个冷酷、没有感情的城市,这里的人和人之间似乎都夹着一份隔阂,
对待彼此也都有着一种冷漠的态度。也就是这一点,吸引了我来到这里。

  工作是在台湾就已经联系好了的,所以我不必担心我的生活,行李中那张丑
丑的执照在台湾就已经让我赚了一些钱,光靠这点钱,我就可以好一阵子不必工
作了。很矛盾的,这张执照是我从小到大,累积几十年的努力才获得的,我一直
想拋弃过去的记忆与一切,却无法将这张薄薄的纸撕成一片一片的随风而去,因
为毕竟这是我吃饭的家伙!

  我所住的地方,是一间不算大的公寓。房子里面有客厅、厨房、浴室以及一
间卧室,这是在台湾时委托纽约的工作室替我找的。然而公寓的地点却让许多台
湾的同事摇头,因为它位于黑人密集的地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黑人区。

  但是我却觉得无所谓,心中更有着说不出的喜悦,住在那种地方,我可以放
开心里压掩许久的束缚,真实的过我自己的生活。我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与看法,
我就是我,没有人知道我是谁,顶多只知道我是一个台湾人,一个黄种人。

  在美国的第一次发生在我到美国的第一天。对象是我的房东,他是一个高壮
的中年白人,他的外表绝对看不出来他是一个接近五十岁的人,因为他的全身布
满着结实的肌肉,即使他穿了厚厚的大衣也看得出来。

  到了曼哈顿我打电话给他,并请他来载我去我所租的公寓。在车上,他与我
闲话家常,这或许很平常,但我早已决定,来美后我要做一个冰冷的人,不再与
他人建立沟通的桥梁,我要把自己封闭起来。所以一路上对于他的问题,我都是
以一两句话就解决了。也因此,行驶中的气氛很僵,有几次我发觉房东有一些话
想讲,但都是欲言又止的没说出来。我心想这正好,省得我麻烦。

  大概是晚上十点多吧,我们到了目的地,也就是我未来的家。才十月,纽约
的气温就令人感到寒冷,正如这个城市给人的感觉一样。进了公寓,房东向我介
绍着房子的结构与一些开关的所在,讲了一会儿,他道:「我必须确定一件事,
这件事很重要,但必须要你的配合。」我楞了一下,说道:「什么事情?」「我
必须确定你没有吸毒,因为我的房子是不租给这类人的。你知道,吸毒的人最麻
烦了,说不定那天出了意外,那就很糟糕了。」他滔滔不绝的说。我冷冷的道:
「我不吸毒。」当然,我知道这没有什么说服力。果然没错,他接着说:「对不
起,这样的回答我无法接受。」其实我已经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反正我也不在乎,
就看他要怎么钓我上钩吧!

  「那你要怎么办?」我望向他。房东也望着我,他说:「请让我看看你的手
臂,我想确定一下没有针孔在上面。」我毫不犹豫的脱掉了外套与毛衣,卷起了
我的袖子,将自己的手臂伸在他的面前。房东仔细的端看我的手臂,接着,他又
说:「你的手上没有但并不表示其它的地方也没有,是不是?」我没有说话,只
是静静的看着他。「能不能请你脱掉你的上衣?」他道。我笑了笑,心想这真是
拙劣的伎俩,同时我也自动的解开衬衫的扣子,并将衬衫及内衣脱了下来,露出
我那坚实的胸部与腹部。他问:「我可以检查吗?」「请!」我简单的回答。

  房东仔细的用他的双手摸着我那突出的胸部,尤其是靠近乳头的地方。他甚
至捏了捏我的乳头,并且说道:「还真突出啊。」我一动也没动,只是浅浅的笑
了一下。又摸了好一下,他将目标转到了我的腹部,我的腹肌是游泳练出来的,
台湾很多同事都羡慕我的身材,特别是那几块醒目的腹肌。他检查了快四分钟,
终于检查完我的上身,他说:「我可以确定你的上半身没有任何的针孔,但是下
半身,我就不能肯定了。你说这该如何是好?」「随你怎么检查都可以。」我对
他说。房东惊讶的道:「真的?」我望向天花板:「请你自己动手。」他露出喜
悦的表情,立刻就去解开我的皮带。解开皮带后,他粗鲁的脱下我的长裤与鞋袜,
我原以为他会立即扯下我的内裤,然而他并没有如此做,这不禁使我有一点意外。
「请你趴在桌上,我要详细的检查一下。」他指了指客厅的桌子,我便依言趴在
桌上,将我的臀部面向他。

  他用手隔着内裤抚摸着我的性器,再顺着往上揉了揉我的睪丸与屁眼。他的
动作不快也不慢,但却丝丝的扣人心悬,我索性闭上了眼睛,任由他检查我的下
体。随着他的挑弄,我的老二迅速的膨胀,不一会儿就抬头挺胸了。房东慢慢的
拉下我的内裤,用他的手指挑弄我的屁眼,我的心跳随着他的拨弄而不自觉的加
快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到有东西在顶我的屁眼。是的,是一支粗大的阳具在磨
娑着我的后庭。接着是一阵疼痛传回我的大脑,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一根具大的
肉棍就这么的插入了我的屁眼,没有套子,也没有润滑油,就这样的插入我的屁
眼。我没有叫,只是身体随着房东的突进而跟着剧烈的晃动。我不知道接着他又
搞了什么花样,因为我的脑袋一片空白。我只记得最后他将他的阴茎从我的身体
抽了出来,握着我和他的阳具一起来回的搓动。不多久,我的性欲达到颠峰,眼
前一黑,感到一阵电流从我的身体通过。接着,一股白稠的液体从我的龟头激射
出。我虚脱了……当我回复知觉的时候,房东已经走了,我还是躺在客厅的桌子
上。当我爬起来的时候,我发觉身上有着粘瘩瘩的东西。我也不去擦它,就裸身
走到窗子边,看着窗外的世界。街上人来人往,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但我知道,
我所选择的生活开始了。

  时间过的好快,来纽约已经一个多月了。我的生活也已经慢慢的进入轨道,
对于这边的环境也逐渐的熟悉了。我还是维持着老样子,不太与人交往,所以在
工作室也就只有几个朋友而已,除此之外,住处的邻居我都不太与之来往。我知
道这是一种孤僻的个性,但我不想改。这是我所选择的生活,我要为自己而活,
我要快快乐乐的过我自己安排的日子。

  自从来美的第一天和房东发生关系后,后来我们又见了几次面,每次都是尽
性而散。我称他是柏克先生,用来代替房东的称号。柏克先生是有家庭的人,他
有妻子与一个儿子。他说在家里他保持着正常的外表,来到我这里他才可以御下
伪装的外衣,尽情享受自我。我曾见过柏克太太一次,他是一个中年的女性,是
柏克先生带他来的。那一次我们三人相谈甚欢,所以柏克太太对我的印象十分的
好。

  我知道柏克先生打什么主意,如此一来,他就可以周旋在他正常的家庭以及
真正性倾向之间了。虽然这对柏克太太是一件很不公平的事,但我不想过问这些
别人家的事情,所以我就配合着柏克先生,反正我也需要性的慰藉,这不是各取
所需吗?圣诞节的前几天,柏克先生拨了通电话给我,他邀请我去他家一起过圣
诞节。这可为难我了,我实在是不想和外人扯上关系,因为这是欧美人家族式聚
会的大日子,会有许多亲戚来参加,我最怕这种场合了。但柏克先生一再的邀约,
让我不好意思拒绝他,所以我就答应他了。

  圣诞夜那天的一大早,我就来到了柏克家,是柏克太太要我早一点来帮帮忙,
布置一下房子的。美国人喜欢在室内摆一棵耶诞树,然后在上面挂上星星、亮片、
小灯等东西,柏克太太在我来了之后就外出购物去了。而他们的儿子,是一个十
七八岁的高中生,一早就去同学家了,所以我来的时候并没有碰到他。也就是说,
房子里只剩下我和房东了。

  我们忙完耶诞树后,柏克先生就开始对我上下其手,我对他笑了笑:「这是
你家,你还敢在这里和我玩吗?」他一边解开我的裤子一边道:「有什么不敢的?
现在家里只有我们两个。」「那也不能在这里做啊!」这时我的裤子和内裤已经
被他脱下来了。他一手摩娑着我的阴茎,一手解开我的上衣扣子道:「走,到我
儿子房间去。」就这样,我们俩来到了他儿子的房间,两个男人在那里享受着肉
欲的风林火山。

  一阵心里的麻痹与身体的筋峦后,我整个人瘫在床上。望着柏克先生缓缓的
穿上衣服,我有一种好疲劳的感觉。我说:「让我在这里躺一下,我需要休息一
会儿。」他说:「好,不过要是有人来了,你得快起来才行。」「OK!没问题,
你去忙你的吧!」我回答。

  于是,我就在这个房间里,躺在床上,回想着一些过去的事情,一些我真的
快忘掉的往事。就这么想着想着,我感到眼皮渐渐的沉重了起来,然后,我进入
了梦乡。男孩进了他自己的房间,把一些书从背包里拿了出来,其中大部份是N
BA的杂志,然后坐在书桌前,翻阅着当中的一本。这个时候,他发觉在他旁边
的床上,躺着一个男人,一个裸体的黄种人男人。

  男孩吓了一跳,但随即恢复了镇定,因为他大概的知道这个男人是谁,虽然
男孩未曾见过躺在床上的男人,但他从父母那边知道关于这个人的一些事。男孩
疑惑的望着他,心中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这里睡觉,而且没有穿衣服。男孩没有
再去想这个问题,因为他被熟睡中的男人深深的吸引着。躺在床上的男人,有着
很棒的身材,他的胸肌是那么的迷人而且光滑,再看他的腹肌,那六块突出的肌
肉,更是男孩尚未锻炼出来而梦寐以求的东西。接着看下去,一簇黑色的丛林伴
随着尚未勃起的性器,眼前的事物令男孩的下体不自觉的膨胀,也使得男孩的嘴
一直合不拢。

  男孩试着碰触男人的身体,他轻轻的碰了男人的胸,他发觉男人睡的很沈,
完全没有感觉。男孩吞了一口口水,他壮着胆子,用指头夹着男人的乳头,男孩
缓缓的捏着男人的乳头,而男人的反应只是偶而的动一下,或是发出一些无意义
的声音罢了。刚开始的时候,男孩还有一些顾虑,他怕男人会突然醒过来,那场
面就很尴尬了。但他发觉,男人真的睡的很沉,也因此,男孩渐渐的大胆了起来。
他开始抚摸着男人身体,每一吋一吋都不放过。最后,他的手停在男人的股间,
男性象征的上面。男孩握着男人的阳具,上上下下,有规律的搓动着。突然,男
人翻了个身。这个举动不禁让男孩吓了一跳。

  他望着男人一会儿,然后松了一口气,原来男人只是改变姿势而已。男孩眼
睛一亮,他发觉男人目前的睡姿实在是再好不过了,因为他正趴在床上。男孩将
手指放入自己的嘴里,充分的让指头湿润,然后他将自己的手指慢慢的滑到男人
的屁眼,他试探性的碰触着男人的后庭,男人没有反应,接着,男孩就大胆的将
他的手指插入了男人的放射状区。

  他发觉过程并没有想象中困难,所以男孩由原本的一根指头换成了两根指头。
男孩边插着男人的屁眼,边用手揉着男人的臀部,那丰润的小麦色臀部让男孩感
觉像是在揉一团面团似的,抓着那结实、有弹性的屁股让他感到有一份高高在上
的感觉。

  就在这个时候,男孩的一切动作都停止了。他插在男人后庭的手指、抚摸男
人臀部的手,甚自男孩自己都可以感到他的心脏似乎停止了跳动。为什么呢?因
为他看到了一双眼睛正在望着他。躺在床上的男人醒了。

  我望着眼前的男孩,我慌了。我竟然被他看到我赤身裸体的躺在他的床上,
这可怎么办是好?虽然我心中焦急的可以,但我的外表却不露深色。我望着他,
他立即将他的手伸出我的屁眼,然后道:「对不起,我……」我立即察觉他比我
还惊慌失措,我即刻扭转劣势,冷冷的说:「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我就起身,
背对着他穿上了衣服,看都不看他就走了出去。走出门后,我替自己捏了一把冷
汗。真的是好险!如果对方不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孩子的话,那可就完了。真的是
差一点就栽了


[ 本帖最后由 寒江独翁 于 2008-8-7 10:40 编辑 ]看了这篇文章,真为这个想过自己生活的男人感到悲哀,刚到美国,就成了男房东的玩物,这样那里还有一个男人的自尊,又怎么能够可以放开心里压掩许久的束缚,更可笑的是,这个男人还感到
乐在其中,可笑!如果文中把男房东换成女房东,把哪个男孩换成房东的女儿,发生的故事可能会更精彩。都已经这样了,即使再加上个小男孩又怎样呢,谈不上栽与不栽吧。出国的结果一般都会有和老外邂逅的经历,也不错试过了大芭蕉回国肯定不会喜欢小香蕉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