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

  她………………

  事实上,她并没有被吊多久,可以肯定,时间绝对没有超过一个小时。

  尽管,她发疯一样的叫喊着,不断喊不行了,一秒钟也不行了。她的语气从
愤怒,到哀求,到歇斯底里的尖叫。她觉得手臂要断了,手腕要出血了,马上就
会晕过去了。这就好像过了一个世纪。但是,这一切,都仅仅是她被吊起来之后,
不到一个小时发生的事情。所谓「坚强」这种事情,简直和鸡蛋壳一样,不堪一
击。

  对于自己的这种改变,她还没有来得及惊讶。她没有时间去做那个。此刻,
她被蒙上眼罩,穿上12cm的高跟鞋,全身赤裸,双手被狼牙铐铐住吊在钢架楼梯
上,她想做的,仅仅是站稳身体,减轻全身重量对双臂的拉伸,其他的事情,她
真的来不及想了。如果再加上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鞭打,情况就更加糟糕。看不到
从何而来,也就没有办法躲避,只有承受。皮鞭与皮肤接触的声音与她的哭喊的
声音,就像一对先后出生的龙凤胎,如此相近,又如此不同。

  持续不断的叫喊,使她大脑缺氧,有轻微的晕厥。蒙胧中,她又听到那人的
声音,低沉的说:「叫主人!」

  听到这三个字,她那逐渐昏迷的大脑,就好像被泼了凉水一样,骤然清醒起
来。看不见,摸不到的事情,此刻就从耳朵里刺进大脑。辩解都是白费的,这不
是她自愿的么?她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呢?这不是她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么?被束缚
着,没有反抗的能力,任人摆布,任人蹂躏,只要他想,随时都可以占有她,随
时可以让她到达释放的极点。无数次这样的幻想,带来得都是兴奋莫名,那么,
她现在又有什么不情愿的呢?为什么「主人」这两个字,却如此难以出口,感觉
比那苦涩黄连更难以下咽呢?

  她依旧只是呜咽,连哀求的语言都不能说了。她的身体泄露了她所有的秘密,
她的乳房鼓胀,乳头被夹子夹得硬如石子,双腿中间湿润得要流下去了。而他的
手还在拨弄阴蒂,看她的状态,那里就如同一个多汁的柠檬,可以榨出水来。这
个时候,她还能说什么?她的体能快耗尽了。

  他……………………

  她的体能快耗尽了。他心想。可是,为什么不肯叫主人呢?他的手下得不轻
了。再重下去,会伤到她的。他绝对不想伤害她,无论是肉体还是精神。他想征
服她,用快乐而非暴力,哪怕,超越快乐的状态,达到流泪的境界。也不是不能
再狠些,只是,他并不愿仅仅依靠肉刑来迫使她就范。多年的经验不是口头文章,
他有这个自信。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从吊起来到现在,她已经充分的进入到兴奋的状态,
甚至有昏厥的前兆,可是,她还没有称呼过他。没有称呼,等于没有身份,在她
的内心,还没有承认自己是被占有了。照理说,他也可以跳过这个对她来说非常
敏感的称呼,换一个称呼。可是,这个命令的落空,等于说他的刑法失败。她的
身体已经如此软弱,却仍没有被征服。他不甘心。

  她被他轻易的就挂在那里了,不断的呻吟叫喊,细腻的皮肤上,早布满汗水,
就好像刚从水里涝上来一样。看看她的身体,没有反抗的能力,任凭怎么处置都
好,这一切都刺激着他的控制神经,要掌握她,摆弄她。而她应该是千娇百媚,
无所不从的。不行!要占有她,反复的,持续的占有,事实才是无可辩驳的。想
到这里,他决定不再等了。

  她已经很难站立了。不过,此时他还要吊起她的一条腿,让她用一条腿来站
立。他选择了吊起左腿,因为,右腿相对来说会更有力一些,不能让她摔倒了。

  她………………

  她意识到自己必须再抬起一条腿。膝盖处被缠上宽绳,悬吊起来,这使她处
于一种十分敞开的状态。她自己无法看到自己,只能凭感受来判断自己的姿态。

  不过,恐怕她对自己的状态已经不是很关心了,端庄,优雅,文静这些早被
抛到九霄云外。还好她无法看到自己,如果面前有一面镜子,她一定不敢相信那
个人就是她。

  是呀,她现在的样子是多么疯狂。难以想象这会是真的。在鞭挞的痛楚之后,
竟然使她达到一种难以抑制的兴奋状态,在濒临虚脱的哭喊之后,竟然是心醉神
迷的畅快呻吟。她已经准备就绪了,彻底的湿润,无须再等。最淫荡的渴望已经
透过皮肤散发到空气中了,比大叫:我想要,还明显。

  他并没有等,那条腿刚刚吊稳,连身体的位置都不需要看,就直接进入她的
身体了。她被死死的抓住,强硬的彻底的入侵让她有被贯穿了的感觉。这感觉太
好了,好到可以忽略身上其他所有疼痛。完全不需要想,什么都不用想,只是全
身心的感受。一瞬间,灵魂好象出了壳一般,之后,所有的力量都消散,松弛了。

  她听到自己声音,不是从喉咙里发出来,而是从脑后,那声音只是在叫,啊!

  他………………

  他非常满意,她清朗的后背和丰满的臀,她不断的叫喊与呻吟,她高潮时全
身的痉挛与颤抖,这一切比任何语言都能够代表他的成功。他很开心,甚至想要
开怀的笑。

  他把吊她的绳子松下来,这个时候,她就如一滩散沙一样,滑落到地板上去
了。她躺在地板上,脸颊贴着地面,只有喘息。他揭开她的眼罩,她的眼睛眯起,
显然是不适应这样的光。可是,虽然她的声音带着哭喊,眼中却没有流泪,眼光
中充满享受后的满足,和这种满足带来的迷醉。这个小妖精!他心里想。迷人又
贪婪的小妖精。

  他和她…………

  他蹲下,抚摩她背上的汗水,而她就心安理得的接纳。半晌,她忽然用娇声
说:「你好厉害。」

  废话!他骄傲的想,收拾你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么,你还不听话。连主人
都不肯叫。想到这里,他说:「那还不谢谢主人。」

  「谢谢你。」嘿,这次回答倒很快,很干脆。可是,这个你字,听起来太调
皮了。

  不肯叫主人,是不肯驯服于我呢?还是,她仅把这个当作游戏,不容忍心灵
上的归属呢?哪怕是一瞬间的归顺都不愿意?这个问题在他的脑中萦绕。但是,
他是个自信又有耐心的人。这个问题并没有困扰到他什么。他相信相信自己的判
断力,他看得出她发自内心不可克制的渴望,在他面前,她是那么坦白,一个真
正的……怎么说呢……一个真正他想要的女人。

  他把她抱到沙发上,她蜷缩在他的怀里。温顺的像只小猫。他轻柔的抚摩她,
她闭上眼睛。他们都知道,风暴已经告一段落,现在是可以放松休息的时间。

  这个时候,他忍不住问。「为什么不肯叫主人?」

  这不是什么新鲜的问题,她听过很多次了。就从她的嘴里说出去的答案就已
经有N 个版本。这其中包括:不喜欢;不习惯;没感觉……等等从简单到复杂的
各种回答。其实,她心里最清楚,那都不是真的答案。不过此时,她并不想纠缠
在这个问题上。于是,她反问到:「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称呼呢?」

  为什么一定要用?这个问题看起来很容易回答,可其实是一个陷阱。每一个
称呼,如果只是一个称呼而没有含义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为什么一定要用
这个称呼?想用这种称呼上的改变确定关系上的改变么?那么,这个称呼的含义
是什么?会带来怎样的改变呢?想要确定为什么用这个称呼,就必须先弄清这个
称呼的含义。所以,这是一个问题中的问题。为什么一定要用,和为什么不用一
样,关键在于这个词的含义。

  因此,她的反问,并不是在问为什么是这个称呼,而是在问,这个称呼对他
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用这个,用那个呢?」这个问题一出口,他就觉得问得偏离了轨道。真
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这不等于给了她修改条约的机会么。假如她说,应该用他
本来的名字称呼,那么,称呼带来的关系上的确定,就成了空谈。她逃避主人这
个称呼,是在逃避主奴这种联系,不肯承认被占有的状态。掩耳盗铃的女人!他
心里想。我看你能逃避到什么时候。所以,他不露声色,打定了主意。无论她提
供任何其他的称呼,都是无效的。

  「叫先生,行么?」「不行。」「那叫大人呢?」「不行。」「要不,叫老
师?」「那更不行。」……

  她一连说了5 、6 个其他的备选答案,可是,都被否定了。

  「叫主人。」他决定了。她沉默。「不说话,是吧!不叫,是吧!」他的语
气骤然严厉起来。她还是沉默,这沉默就是一种抗议。他把她提了起来,让她跪
在自己面前,她就柔顺的跪下,没有一丝反抗。他抓起她的头发,让她把头仰起,
头虽然仰起,可是,她的目光却一直向下,不让自己的目光和他对视。「叫主人。」

  他又一次说。她还沉默。

  ~~~~~~~~~

  他端详着她,静默了一会。她的嘴动了动,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不过,
最终还是他打破了沉默。

  「Miao. 」他在叫她的名字,她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喜欢重复的人。」这几个字,他说得很缓慢,时
间就因这种缓慢而拉长了。

  「可是,我,还是给了你那么多的机会。」一边说着,他一边拿起一根教鞭
型的长塑料条。

  「你呢?」他的手在空中轻轻的挥动,塑料条摩擦着空气,发出「嗖」「嗖」

  的响声。这声音让她全身发毛。

  「对啊,你呢,却不知道把握。」说到‘你’这里的时候,他用这个塑料条
轻轻的拍她的脸颊,然后,又分别去点了点她的两个柔软的乳房。她不由自主的
打了一个冷战。

  「我很想知道,你的沉默究竟能够保持多久。」他把塑料条弄成弯弯的弓型,
对她的胸口处瞄准,但是,并没有松手。再瞄准……

  「我想告诉你,除了我想听到的词,我将不会再听到你说的其他话,让我来
看看,你能沉默多少下。1.」说完这句话,他把手里的塑料再次弯起来,不过这
次,他对着她的乳房,松开了手,塑料条弹了出去,正中胸口。

  「啊~~~~!啊~ 」一种撕裂般的疼痛,从胸口蔓延开,太痛了,她是咬着牙
因为知道那东西要打过来的,可是,还是不能抑制的叫了出来。和刚才鞭打的感
觉完全不同,这是一种难以忍耐的疼痛,她全身蜷缩起来,跪在地上好象一个球。

  「2.」他又弯起塑料条,不过,这次对准的是她的背。又是狠狠的一下。伴
随一声凄厉尖叫,她站了起来,迅速的跑到几米之外。他也站起来,跑过去抓她。

  而她就在屋子里飞速的躲闪着,不停的尖叫。因为她太害怕了,真的害怕那
个东西会第三次的接触到她的身体。不过,这一切很徒劳。他抓住了她,想把她
的手臂掰到身后,但是,她扭动的太厉害了。他索性抱住她的腰,将她抱离了地
面,抱到卧室,摔在了床上。没等她起身要跑,他已经骑在了她的身上。这下,
无论她样挣扎,都没有办法争脱。

  几根短铁链,三把小锁,信手拈来,双手相连,双脚相连,手脚再相连,她
就变成了虾的形状。

  「必须打满到10. 」他不由分说,对着她的屁股抽去。「3 、4 、5 、……

  ……9 」躲闪没有用,她只有咬牙忍耐。只这几下,身体就好象被火烧了一
样,汗都流出来了。第九下和第十下之间,略有些停顿,之后就是「10!」但是,
这一下格外的重。让她忍不住又大叫了一声,之后,泪水夺眶而出。

  「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要打你,你给自己找了太多的理由,太多的借口。可是,
其实你只是一个自私的,自恋的,心中只有自己的女人!你想得到安全与庇护,
想得到释放与解脱,却不肯承认给予你这一切的人。」他不理会她的哭泣,大声
的训斥她。「你只知道索取自己想要的,却不知道得到要靠付出去换取,不肯承
认我,就是不肯承认你自己!」说着他走出卧室,到客厅拿过了电动震荡器,他
把她的脸掰过来,让她看着那个震荡器。「如果,你只想要一个没有心的人,要
一个满足肉体的工具,那你需要的只是这个!你配得到的,也只是这个!」

  她只是哭,只是哭,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无法反驳他。他的话句句敲打到
她最羸弱的部分,说到了她的痛处。

  「来吧,我知道你喜欢这个,给你这个。」他掰开她的双腿,不由分说的把
震荡器插了进去。为了不让这个东西掉出来,他用绳子在两腿中间固定了好几圈。

  这下,这个东西紧紧的夹在她的阴道里了,塞得满满的。他打开电源,只听
到嗡嗡的闷响声。没有几下,她就大叫起来,「啊,不要~555555555,拿开,把
这个拿开。受不了了,真的受不了了!」

  「受不了?哼。」他冷冷的说「我看你很享受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把震
荡器暂时停了下来。他把她从床上抱到地上。这床是钢骨架的,他拉起了床板,
床下是空的,如同一个大箱子。他把她抱到了这个本来是用来放多余的被子的床
箱里。这个空间放她还很宽余。这个时候,他再次打开震荡器,并且对她说出了
最后几个字:「好好享受吧。」

  嘣的一声,床板被盖上了。只听到她的一声尖叫:「不要!」

  她……………………

  随着床板的砰然关闭,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向她压了过来,黑暗,狭小,
体内的震荡,这不是最可怕的。最最可怕的是,她无法移动,完全无法移动,哪
怕抬一抬手臂,伸一伸腿都不可能。她好象被活埋了。她开始不可抑制的尖叫,
既而有一种窒息般的感觉。叫过一会是屏住呼吸,听,听,听哪怕一丝一毫他的
声音。可是,没有。只有震荡器的嗡嗡声。

  震荡器让她的身体颤抖起来,她觉得自己要高潮了,这是他给她的高潮,是
他加在她身上的。不但如此,她被他关起来了,没有任何别的人,除了他,再没
有人知道她的这一切,除了他,再不会有人会来理会她,她的一切的感觉,只属
于他一个人。在这个狭小的,黑暗的空间里,她有了一种被彻底占有的感觉,她
再也无法克制自己,大哭起来。

  高潮过去了之后,还是高潮,她在痛苦的享受这一切,夹杂着痛感,快感,
甚至还有死感。她呜呜的哭,一边哭一边说着:「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吧,
请你原谅我吧,我是你的人,我是你的人,不要扔下我不管…………」也不知道
他能不能听见,她就好象在对自己说,自己的声音似乎能够驱散这种孤独的感觉。

  可是,她越说越伤心,越说越委屈,越说越哭得厉害。

  震荡器刺激着她的身体,她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小便的感觉。这感觉让
她想要发疯。她再次尖叫起来,因为,这种感觉太难以忍耐了,她好害怕,好害
怕真的要流出水来。

  他………………

  他在客厅里,点了一只烟。他想让自己冷静一下,从手握住塑料条开始,他
就有种想要更狠的抽下去的情绪。他必须冷静一下。

  这一支烟吸完,他就要把她拿出来。可是,她似乎等不到那个时候了,他听
见她凄厉的声音从床里传出来,他有些不忍心了。可是,她在床里嘟囔些什么呢?

  他听不太清楚。只觉得现在的声音很异常。她真的仅仅是在抗拒这个称呼么?
或者是在抗拒给他这个称呼?难道,他都不能让她叫主人,还有别的人能作到?
这个想法让他非常不愉快。

  不过,这种不愉快几乎是一瞬间的。他掐灭了烟头,也恰灭了这一闪而过的
想法。无论样,她现在是在他的手里。这种真实的占有感压过了虚无的猜想。他
走向卧室,里面的声音变得清晰起来。他听到里面嘤嘤的抽泣:「……不要扔下
我不管,我害怕,我害怕……呜呜呜呜……打我,骂我都好,不要不理我……呜
呜呜……求求你了,求求你了……」伴随着这些并不连贯的哀求话的是持续不断
的哭泣。他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忽然,里面传来一种歇斯底里的声音「啊!真的
受不了了,求你了,我要上卫生间!!」

  这是震荡器刺激造成的条件反射,让她有一种即将失禁的感觉,当超越她身
体忍耐程度的时候,就不是靠意志可以控制的了。从时间上来看,她现在的状态
应该不是装的,恐怕真是到了极限了。他快速的走到床前,拉起钢架床板,先把
震荡器的关掉。再看她,脸红得到了脖子,连眼睛里都红了,全身不停的抽动,
本来是个小美人的,现在哭得不像个样。他也顾不上太多了,先抱出来再说吧。

  他们………………

  「哎呀,哎呀。」他抱她出来,一边把手脚松开,一边给她擦眼泪,「宝贝,
乖,主人在这呢,哎呦,看给我家Miao委屈的。来啊,亲亲。」

  「主人不好!主人坏!主人是大坏蛋,主人,主人…………55555555555555555.」

  她想都没想就把这一连串的主人说了出去,她这个样子一下子把他逗乐了。
她都这样了,还这么有精神头,还有胆子说主人坏,今天不彻底让她服了,以后
这主人真是没法当了。

  「哦,原来我这么糟。」他收回已到嘴边的笑容,板起脸来一副失落的样子,
「现在我已经把你松开了,你自由了。穿上衣服走吧。」说着,他站起来就向外
走。刚一转身,手就被她一把抓住:「不要!」

  他回头凝望她的脸,「主人。」她抓住他的手,握在自己的脸上,「我是你
的女人,我什么都愿意听你的,不要走,不要不理我,不要讨厌我。」说着,她
过去抱住他的腰,「让我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行。」说着,她的眼泪又流出来
了。

  「做什么都行?」他惊讶的看着她。「恩,什么都行。」她用力的点点头,
好象生怕他不相信她的话。因为,她觉得,没有比被放在箱子里更可怕的事情了,
哪怕是被抽100 下也无所谓。

  「那么……」他深吸一口气「我想让你做一件没有在任何人面前做过的事情。」

  他在强调,没有为任何人做过。「什么事情?」她想不明白,什么叫没有在
任何人面前做过。「我想问你,你必须说实话。」他很严肃的问:「你有没有在
任何一个人面前,因高潮而失禁?」

  「绝对没有!」她惊讶极了。不用说做这件事情,她连想都没有想过。而且,
她认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我希望你在我面前,放弃所有的禁忌,当你发自内心接纳我的时候,我将
和你一起面对你的恐惧,我要带你冲破你的极限,只要,你愿意,一切最疯狂的
想法,都将有我陪你完成。」他说出的这些话,更像一个郑重的承诺。从她承认
他为主人的一刻起,他们就不再彼此争斗,而是共同对抗来自内心的欲望。她还
有什么不愿意的呢,她不再想是否能够作到,她,只需要去做,这就足够了。

  「来。」他带她来到卫生间,让她像一只小狗那样,爬在地上。在她的身下
放上一个盆子。又一个跳蛋被他拿过来,摸上了润滑剂,放在菊花里。这下,她
下面的两个孔道都被添满。「不要紧张,不要控制,不要忍耐,当你觉得想要放
水的时候,不要克制。明白么?」她点点头,因为,她相信他,无论发生什么,
只要他在身边,她就安心了。他给出这么明确的指示,没有什么可怕的。

  他做在凳子上,她把他的小弟弟含在嘴里,很快就硬了起来,他打开电源,
逐渐的加大力度。她不由自主的开始呻吟,那种感觉又来了,不过,这次,她没
有害怕,而是任由它彻底冲破身体,就这样…………原来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竟然就这样完成了。她忽然觉得没有任何可以羞耻的地方,一种勇敢、无畏的情
绪充斥她的心。的确,他带她走过了她原本以为极其恐惧的地带,只有他,才值
得她做这一切。

  不过,还没有完,他还没有射,她继续努力,直到他也满意为止。

  *************** 二十分钟之后 *************************************

  两个人一起冲了澡,卫生间也打扫干净了。卧室还好,客厅依旧是一片狼籍。

  不过,谁也不在意那些,两个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

  她:「主人。」

  他:「干吗?」

  她:「我有一个问题想问。」

  他:「说。」

  她:「干吗一定要我叫主人呢?」

  他:「我回答你这个问题,你是不是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做回报呢?」

  她:「恩。」

  他:「因为你对这个称呼最为抗拒。所以,我让你叫这个。」

  她:「就这么简单?」

  他:「就这么简单。」

  他:「轮到我问了。」

  她:「好吧。」

  他:「你为什么肯叫呢?」

  她:「讨厌~~~~~~~~~~~~~ 」

  他:「哈哈哈哈哈哈」

  她:「主人,我现在不抗拒这个称呼拉。」

  他:「好,那现在开始,叫我爸爸。」

  她:「。# ¥% ……—* 」

  他:「怎么,又抗拒了?」

  许久……睡过又醒……

  她:「……爸爸……我饿了……」

  他:「乖,我带你去吃鱼头火锅。」

  *********************** 对抗 END*****************


[ 本帖最后由 爱!无奈 于 2008-9-2 22:26 编辑 ]这个也有点太短了吧,没有啥故事情节啊???读了2遍才体会到题目《对抗》是什么意思,在游戏的过程中女孩就是不称呼男孩为“主人”,但游戏结束后却很自然地叫了出来,小儿女的惺惺作态跃然纸上。最后那一段对话,破坏了文风。这是小说,那一段像聊QQ。以后请注意。文章有点短,不过讲的驯服奴隶的过程很好看